您正在使用IE低版瀏覽器,為了您的雷鋒網賬號安全和更好的產品體驗,強烈建議使用更快更安全的瀏覽器
此為臨時鏈接,僅用于文章預覽,將在時失效
業界 正文
發私信給王剛
發送

0

當京東開始“沒有”CTO

本文作者:王剛 2019-12-30 15:35
導語:周伯文全面執掌京東技術以來的首次媒體采訪

前言:今天的外界,對京東在技術領域的動作頗為好奇,但周伯文在上任京東集團技術委員會主席、全面執掌京東云與AI事業部以來的第一次媒體公開采訪中,就回答了一切疑問。 

當京東開始“沒有”CTO歲月悠悠,讓我們先把時間軸轉到2017年這個“特殊”的年份。 

對于處在商業食物鏈頂端的BATJ來說,2017年是技術(尤其是AI這條線)發展史上一個“略顯動蕩”的時間節點——這一年,國內巨頭們開始上演一場人才流動“大戲”。 

在百度,那一年的3月22日,首席科學家吳恩達(Andrew Ng)通過社交平臺發布公開信,宣布自己將從百度離職,百度大腦計劃、自動駕駛和DuerOS 語音交互計算平臺,都留給了后來人做。3月27日,高級副總裁王勁離職,之后創辦景馳科技。當然,百度在那一年的年初,從硅谷挖來了“最有權勢華人”陸奇,空降成為百度總裁。 

在阿里,那一年的6月5日,Amazon最高級別華人科學家任小楓加入阿里,擔任阿里iDST首席科學家和副院長。8月28日,阿里iDST語音團隊負責人初敏從阿里離職,正式加入思必馳。10月18日,微軟亞洲研究院首席研究員聶再清離職,加盟阿里AI Labs。 

在騰訊,那一年的3月23日,百度研究院副院長和大數據實驗室負責人張潼加盟騰訊,擔任騰訊AI Lab(騰訊人工智能實驗室)主任。 

這些都是BAT最重要的AI技術研究機構和典型人物。 

而2017年的9月,AI大牛周伯文正式入職京東,出任京東集團副總裁;10月16日,Amazon首席科學家薄列峰也正式入職京東。在2019年,京東技術人事架構一波三折,經歷了一系列內部調整后,最終周伯文接管了云、AI、IoT三大業務。

在2017年那樣一個技術大佬“改換門庭”的熱潮期,周伯文在京東的角色還遠遠沒有像今天這般重要。 

借由契機,雷鋒網采訪到了周伯文,從他口中對今天的京東技術戰略以及他本人承載的使命,有了更多新的洞察,也由此,我們看到一個不一樣的京東,見證一個從零售公司走向科技企業的『變形』的過程。

今天的周伯文,站在更大臺面上 

周伯文,何許人也? 

到今天,他的新身份是: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云與AI總裁、京東集團技術委員會主席。

當京東開始“沒有”CTO

周伯文 

而技術委員會,已經成為京東技術條線的最高管理決策機構,周伯文也一躍成為技術條線中與劉強東最接近的那個核心人物。 

在京東眾多的副總裁中脫穎而出,執掌起了整個京東技術轉型的大盤,周伯文花了2年零3個月。 

在上一任京東CTO張晨離職之后,有關這一職位“由誰來填補”就一直是熱議話題,而周伯文的走馬上任,帶來了答案。 

2003年,在獲得科羅拉多大學波爾得分校博士學位后,周伯文進入當時世界上最負盛名的科技公司IBM公司工作,擔任過IBM Research 人工智能基礎研究院(AI Foundations)院長、IBM Watson Group 首席科學家、IBM 杰出工程師等職位,負責 IBM 全球在人工智能和深度學習基礎研究方面的戰略和執行。 

在那時,他算得上是IBM總部核心技術領軍人物之一。 

作為主要技術完成人,周伯文在IBM公司任職時,曾獲得多個 IBM 杰出技術成就獎和杰出技術發明獎,以及IBM 公司最高獎“Best of IBM”。 

看得出來,周伯文的背景非常硬核。 

而在2017年的秋季,他從美國回到國內加入京東,先后為京東集團組建京東人工智能研究院、打造NeuHub京東AI開放平臺,并帶領團隊在6項技術(計算機視覺、語音、自然語言理解、對話、知識圖譜、機器學習)和4個場景(市政、零售、客服、醫療)等領域進行持續的AI前沿技術研究和應用場景創新。 

學術上,周伯文還擔任IEEE語音語言技術專家組成員,任IEEE Transaction期刊編委,ICASSP領域主席(2011-2015),并擔任ACL/NAACL機器翻譯、機器問答、機器學習和信息提取等多個領域的領域主席。 

當京東開始“沒有”CTO

2018年11月,周伯文在首屆聯合國世界地理信息大會上向嘉賓介紹京東AI產品

既是學院派,卻又不止于沉浸在象牙塔中,他縱身一躍到AI商業化的大潮之中。 

“我一直認為,技術核心的目的不是論文,論文是展現手段,最終是創造價值,智能商業化是一個體現,學術前沿化和智能商業化是兩面?!?nbsp;

加入京東之后,京東人工智能研究院陸續吸引了一批AI界的大牛加入,包括何曉冬博士、梅濤博士等幾十位科學家都是周伯文直接招聘進來,最終為京東組成了一支400人左右的AI團隊。 

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注意到,在進入京東之前,何曉冬是微軟雷德蒙德研究院,擔任主任研究員(Principal Researcher)及深度學習技術中心(DLTC)負責人;梅濤則是微軟亞洲研究院資深研究員,是計算機視覺和多媒體領域的杰出科學家······這些人可謂技術背景都非常深厚。

整合云、AI、IoT背后的邏輯 

在2019年11月17日的JDD大會上,即使劉強東并未親自出席,但是京東子集團高管“集體宣誓”走技術轉型路線,便將京東“干錘百煉”的前沿技術與實體經濟相融合的使命推到了大船的最前。 

隨后的12月6日,京東正式對外宣布,設立京東云與AI事業部,整合原京東云、人工智能、IoT三大事業部的架構與職責,由周伯文擔任負責人,向劉強東匯報。12月10日,他又被迅速提拔為京東集團技術委員會主席。 

從2017下半年開始負責京東AI研究與平臺部相關業務,到2019年統一領導京東云、人工智能、IoT,再到擔任京東官宣成立集團技術委員會······周伯文在京東技術轉型路上的重要性又一次得到彰顯。 

對于執掌京東云與AI事業部,周伯文表示: 

“劉強東先生將京東未來12年定位為技術驅動是極富遠見且非常正確的決定,對于承擔具體管理、執行和落實這一戰略的重要職責,幫助京東成為一家以零售為基礎的技術與服務公司,我深感責任重大?!?/p>

這次訪談中,周伯文對截止到今天京東的技術戰略也做了一次總結:“ABCDE”理論,即AI(人工智能)、Big Data(大數據)、Cloud(云計算)、Devices(IoT)和Exploration(前沿探索)。 

他打了一個比方來形容ABCDE之間的關系:業務是非常有共生關系的,把整個技術想成一個人的話,AI是大腦,IoT是神經末端的感知和采集,以及信號的執行。

當京東開始“沒有”CTO

那云是什么呢?云提供的就是身體的軀干、肌肉、血管,在里面跑的是數據,大數據是氧氣。

所以把京東的AI、IoT、云、大數據結合在一起,才會慢慢形成能力更強、更能夠完成非常非常有生命力和競爭力的實體。 

簡而言之,整合的核心思想是做技術的統一出口。而Exploration(前沿探索)相當于保持一定的好奇心,探索新的實踐,不斷成長,前沿的技術將通過ABCD轉化為新的生產力。 

在具體的AI、IoT、云整合階段上,周伯文談到一個方法論:

  • 橫向上,京東會從最具優勢的消費端做起,從零售擴展到物流、金融,甚至更大層面的產業互聯網,把在生產、流通、消費上非常強的實力拿出來。而京東云、AI和IoT則是核心的技術手段,來實現橫向的整合;

  • 縱向上,圍繞某一項能力做垂直化的拓展,比如京東AI客服的能力,可以輸出在市長熱線的場景,因為京東每天承接的客戶咨詢量在百萬級以上,遠遠超過城市問題的咨詢量。 

數據和場景,成為京東最大的利器,而技術平臺化,能將技術實力由內而外的釋放——這也便是京東集團技術委員會成立的邏輯之一。 

CTO與技術委員會的不同 

很多人好奇,為什么京東在張晨離職后沒有再設立CTO的職位,而是轉向新設置一個集團技術委員會主席? 

周伯文解釋到,CTO是內生型的職位,以企業本身為中心,是幫助企業本身(尤其是傳統企業)通過技術能力來提供服務的角色,而技術委員會則是更開放、更外向型的技術組織,不局限在組織內部,強調的是由內而外以及業務之間的協同。 

也由此,技術委員會這個組織的設定,實際上表明了京東戰略的核心思想。 

周伯文給了2個關鍵詞來形容:內生能量,外賦于。言外之意是:內部能量進入到一個爆發的臨界點,開始集中對外提供能量。 

具體來看,京東集團技術委員會下設決策委員會、執行委員會。 周伯文任主席、顏偉鵬(常務副主席)、曹鵬(常務副主席)、于建強(常務委員)、李德浩(常務委員)組成技術決策委員會并享有投票權;執行委員會由集團各體系及BGBU技術VP及T12(含)以上技術專家或高級技術業務負責人組成。 

集團技術委員會作為京東技術條線的最高管理決策機構,在集團技術戰略、決策、人才、文化及影響力的構建與提升方面履行職責。 

細分下來,技術委員會的職責主要是6大塊

  • 1)構建京東技術品牌;

  • 2)統籌并打造京東集團技術文化;

  • 3)增強京東技術人才隊伍的專業性和多樣性;

  • 4)推進集團技術轉型和技術服務戰略的落地;

  • 5)主導集團層面的對外技術合作與交流;

  • 6)提升京東集團在全行業整體的技術影響力。 

這6個工作,都是非常長的鏈條,也是壓在周伯文身上的擔子。 

“京東的每一個包裹,每一個貨品上面都是技術,京東的云、AI、IoT支撐了618和雙十一,如何輸出技術,如何把京東的技術品牌做到更加深入人心,技術委員會要制定具體的戰略和執行步驟?!?nbsp;

雷鋒網注意到,橫向來看,目前阿里、騰訊、小米等公司都已設置技術委員會,并分別由自身的技術大牛來執掌。

比如阿里的是王堅院士領銜,騰訊則是TEG總裁盧山和CSIG總裁湯道生共同牽頭,小米則是崔寶秋掛帥。而發展迅猛以至于市值威脅京東的拼多多,則由陸奇擔任技術委員會主席。 

這意味著,在技術戰略制定以及技術影響力提升層面,周伯文的“對手們”實力都非常強悍,畢竟,技術文化、技術人才專業性和多樣性、對外技術合作等,與技術掌舵者個人效應緊密而不可分。 

“扛鼎”京東技術轉型,伯文可期? 

總有人走在變革的臺前,而京東剛好“相中”了硬核的周伯文。 

我們看到,在零售、物流、數字科技領域的成功,證明了京東是非常努力探索自我邊界的企業,而今天全面押注到技術這條賽道,也印證了劉強東對這家企業全新的定位。 

實際上,走“技術轉型”之路,是劉強東在2017年就已經做出的決定。那次極其重要的一次集團開年大會,劉強東表明了決心:“未來12年,我們只有三樣東西: 技術!技術!技術!” 

當京東開始“沒有”CTO

2017年劉強東和2019年周伯文演講的大屏上都寫著:技術!技術!技術!

“未來會因為新技術的產生導致一批又一批跟不上時代的企業被淘汰掉。如果今天不做改變,不把我們過去12年所有的成績全部歸零,不重新認識自己,不對我們已經建立起來的所有商業模式的每一個環節做一次徹底的改造,那我們的好日子也就只有5-7年。這之后,我們的日子會越來越難,很快可能被別人超越了。(劉強東)”

如果是實驗非常龐大的技術投入,是要無數的錢的,這是一個無法回避的問題,錢怎么辦?

據當時劉強東公開的數據:2017年賬上有100億現金流,未來5年現金流可以超過1000億,資金充沛。他還承諾,永遠不會有那么一天,比如某項技術發展到關鍵時,因為沒有錢而導致這個項目終止,不會。 

此后,京東真的在技術投入上兌現了這個承諾。 

比如,2019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京東技術與服務收入占公司凈收入的比重進一步提升至11.9%,充分體現了技術創新對公司成長的貢獻。今年前三個季度,京東體系所屬上市及非上市企業合計研發投入超過130億元人民幣,已躍升為國內企業中對技術投入最多的公司之一。 

資金投入表決心,人才提拔看速度。 

在京東,技術負責人由劉強東本人,到李大學,到王亞卿,到張晨,再到周伯文,越來越偏向于前沿技術的探索,也越發能引起內部組織架構、技術文化的改革。 

當京東開始“沒有”CTO

從左至右:王亞卿,李大學,張晨

目前,京東的各個業務線都在打造中臺,這本身也是技術變革的一個組成部分。2017年,京東開始提出做技術中臺,同年12月開始做數據中臺,2019年1月份,京東明確提出了大中臺建設目標。周伯文算得上是整個過程的見證者。 

“技術中臺化,我覺得是一個有遠見的互聯網企業必然要經歷的路程?!敝懿恼劦?。 

在梳理京東的發展史時,雷鋒網發現,京東經歷了業務重心的轉移、電商模式之爭,挨過了資金鏈短缺的困難之年,承受了自建物流的外界質疑,也在一場場線上線下的價格戰中擊敗了無數對手,但是劉強東心目中“要用12年的時間,讓技術驅動和支撐今天所有的業務”,無疑是一個更困難的選題。 

畢竟,對于物流,京東投入了十多年,而對技術的投入,可以說不亞于再造一個物流體系。

過去,京東一直沿著“縮減成本、提高效率、提升用戶體驗”這3個方面進行布局和投資,今天所有的技術投入,都圍繞這3點展開,治理結構調整、人員變動都只是京東目前對抗危機和所有不確定性的手段。 

而周伯文所能帶來的改變,在技術轉型之路上,能成為京東下一個12年的希望所在嗎?

當京東開始“沒有”CTO

周伯文,立于聚光燈下

文末附上京東技術全景圖

當京東開始“沒有”CTO

相關文章:

技術轉型,京東穩了?

京東技術人才之路:誰會成為京東下一個12年的希望?

雷鋒網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詳情見轉載須知。

分享:
相關文章

文章點評:

表情
最新文章
請填寫申請人資料
姓名
電話
郵箱
微信號
作品鏈接
個人簡介
為了您的賬戶安全,請驗證郵箱
您的郵箱還未驗證,完成可獲20積分喲!
請驗證您的郵箱
立即驗證
完善賬號信息
您的賬號已經綁定,現在您可以設置密碼以方便用郵箱登錄
立即設置 以后再說
彩票平台刷流水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