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正在使用IE低版瀏覽器,為了您的雷鋒網賬號安全和更好的產品體驗,強烈建議使用更快更安全的瀏覽器
此為臨時鏈接,僅用于文章預覽,將在時失效
智能駕駛 正文
發私信給Dude
發送

0

上汽廣汽牽手: 隱憂、挑戰,以及缺的那一環

本文作者:Dude 2019-12-27 15:27
導語:一個隱憂、一個挑戰、以及缺的一環。

上汽廣汽牽手: 隱憂、挑戰,以及缺的那一環

全球下滑的車市趨勢,智能化時代的到來、新催生出的消費者需求、新四化的大浪潮、戰略業務的大轉型,車企都在2019年當中艱難跋涉。

這樣的大環境下,不同的車企都有不同的對策。2019年12月23日,華南和華東兩個最大的汽車經濟體上汽集團和廣汽集團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

根據協議,雙方將積極探討在技術研發、資源協同、投資布局、商業模式創新及國際經營等相關領域開展合作。

雙方將探討在新能源、智能化、網聯化、輕量化等領域,對戰略性核心技術進行聯合投資、開發,共享產業鏈資源,雙方將探討在生產領域的協同合作,并計劃在物流、汽車金融、保險服務、產業投資等方面開展合作。

在新四化的浪潮底下,這樣的合作意味著什么,能夠帶來什么樣的實際效益,能不能在眾多的「戰略合作」突圍,帶來真正意義上的成果,雙方之間的合作能不能突破長期以來的「甲方」思維的藩籬,都是擺在雙方前面的問題。

一個隱憂

與一年前的同期相比,廣汽的股價蒸發了近1/3。

上汽廣汽牽手: 隱憂、挑戰,以及缺的那一環

根據廣汽集團2019第三季度報告,廣汽營業收入為426.83億元,較2018年同期528.22億元下滑19.19%;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63.35億元,同比下滑35.75%;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為43.6億元,同比下降52.7%;基本每股收益為0.62元,較去年同期的0.97元銳減36.08%。


上汽廣汽牽手: 隱憂、挑戰,以及缺的那一環

(雷鋒網(公眾號:雷鋒網)注:來源廣州汽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第三季度報告)

種種數據都表明了廣汽的利益空間在進一步的收窄,盡管如此,廣汽還是加大了在研發當中的投入力度,2019年前三個季度11.24億費用,同一時期——即2018年上半年,研發費用是6億。

上汽廣汽牽手: 隱憂、挑戰,以及缺的那一環

(雷鋒網注:來源廣州汽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第三季度報告)

據知情人士向雷鋒網新智駕透露:廣汽在自研L3上的投入是一億,但管理層對于L3的成熟度、是否能夠招攬來相關的人才都表示了隱憂。與此同時,L3當中的核心零部件,還是需要依賴供應商,比如線控制動、博世開發一個iBooster制動系統,開發費用就需要高達兩三千萬。

類似這樣向Tier 1 支付高額的研發費用的情況,同樣存在在上汽當中。因此雙方簽署戰略協議,就能夠分攤研發的費用,共享研發成果,增強對于供應商的議價空間。

但這里也預埋了一個未來將會面臨的隱憂,例如雙方是否會爭奪話語權,以及一旦需求不一致時候供應商該如何應對等等。而對于一個主機廠而言,最為重要的就是整合能力和集成能力,以及對于供應商的把控能力。在現階段,還沒有形成實際的利益綁定問題的情況下,現階段的戰略結盟還是較為松散。

一個挑戰

通用和大眾是上汽兩個重要合資品牌,上汽的基本體系主要是參照通用的體系建立起來,技術研發體系、流程體系、生產制造、車輛設計。因此科技感、功能可靠性、性質耐久性上都較為突出。

本田和豐田則是廣汽最為強勢的合資品牌,在日系汽車所衍生而來的基本體系搭建,駕乘體驗、成本控制、精益度把控上都更為突出。

但這兩種特性并非不是對立特質,如果未來能夠有機會因為這個戰略聯盟的存在,兼容二者之所長,也是一個絕對值得期待的事情?,F階段眼前所需要克服的困難是如何面對來自背景文化、生產流程等等所帶來的矛盾點。

事實上,文化理念所帶來的碰撞并不是小的事情。

1998年,戴姆勒收購克萊斯勒,9年后,正式分道揚鑣,時任戴姆勒-奔馳公司總裁施倫普認為在全球汽車業發展的今天,只有通過具有雄厚資金企業的聯合并且使產能達到經濟規模才能保證高研發費用的平攤,進而確保繼續生存。

戴姆勒是歐洲代表性的高端車,克萊斯勒則是以越野車見長,從車型來看,彼此之間存在著互補的機會。遺憾的是收購之后,企業文化無法兼容,車型依舊是各自為戰。原來的奔馳并沒有SUV的車型,借力克萊斯勒失敗后,在二十年前,奔馳開始研發自己的車型。

缺關鍵的一環:Tier 1

在這個戰略合作當中,缺少了重要的一環 —— Tier 1。

在整個智能網聯的大趨勢下,Tier 1是一個關鍵的角色。不妨把智能和網聯分為兩個大的領域,在智能化這塊,以自動駕駛為主的核心傳感器,域控制器、執行機構的主導權還是國外的供應商。

在網聯這一個板塊當中,國內的Tier 1 則發展勢力比較比較強,華為、騰訊、百度、阿里均在網聯的板塊進行了大量的布局。而在網聯的板塊當中,廣汽則是和騰訊的關系更為緊密、上汽則是跟阿里系合作更為深入。

顯然,雙方對于供應商的選擇有著不一樣的取向。在這個戰略框架當中,如果有一個實力雄厚的Tier 1 來中間牽動,能夠產出實際的成果的概率將會更高。事實上,國外主機廠的合作當中,都能看到Tier 1的身影。即使是百年宿敵戴姆勒和寶馬,在今年2月,簽署諒解備忘錄,要在新的交通革命中攜手共進。

但各自依舊有自己的算盤,戴姆勒和博世進行了合作,今年12月9日,戴姆勒和博世30輛武裝到牙齒的奔馳S級自動駕駛就在圣何塞的街頭,展開Robotaxi 服務。寶馬的背后也有Mobileye 與德爾福。

總結

在整體汽車行業下行的過程當中,必須投入更加大、產業預期也越來越高的情況下,聯盟是短時間內縮減成本的一個重要的手段。如果合作要走向更為深刻,落實更多的成果,需要克服的挑戰還非常多。但至少這一次非常積極的探索,在汽車新四化轉型之際,雙方都試圖合力找到最優解。

雷鋒網原創文章,未經授權禁止轉載。詳情見轉載須知。

分享:
相關文章

文章點評:

表情
最新文章
請填寫申請人資料
姓名
電話
郵箱
微信號
作品鏈接
個人簡介
為了您的賬戶安全,請驗證郵箱
您的郵箱還未驗證,完成可獲20積分喲!
請驗證您的郵箱
立即驗證
完善賬號信息
您的賬號已經綁定,現在您可以設置密碼以方便用郵箱登錄
立即設置 以后再說
彩票平台刷流水骗局